科技行者

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

知识库

知识库 安全导航

至顶网CSC频道Storage Summit感受华为存储的“新心”

Storage Summit感受华为存储的“新心”

  • 扫一扫
    分享文章到微信

  • 扫一扫
   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至顶头条

为期两天的Storage Summit 2014在深圳华为总部举行,演讲内容涵盖新型存储介质、全闪存阵列、大规模分布式存储设计、软件定义存储和大数据,都是存储行业的热门话题。本文主要探讨从Storage Summit上看到的华为存储新动向。

作者:张广彬 来源:ZDNetCBSi企业方案解决中心频道【原创】 2014年11月17日

关键字: 华为 全闪存阵列 软件定义存储 闪存

  • 评论
  • 分享微博
  • 分享邮件

当开会已经成为工作的一个主要部分,很想参加的会议就不多了,特别是需要出差辗转的那种。不过,当我看到华为存储产品线总裁范瑞琪在朋友圈里贴出的Huawei Storage Summit 2014(2014华为存储技术峰会)日程,还真是很想去听听。

一是因为会议内容,二是记得去年就很想去。

所以,当我在参加阿里云开发者大会(AWDC 2014)期间接到Storage Summit的邀请后,毫不犹豫的更改了原定行程,直接从杭州飞往深圳。

Storage Summit感受华为存储的“新心”

为期两天的会议在深圳华为总部举行,目测约300人参会。会议内容很紧凑,两天19个讲座,演讲者既有来自俄亥俄州大学、罗德岛大学、国立台湾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、新加坡数据存储学会(DSI)的学术界代表,也有东芝、SAP、希智数据(ProphetStor)、Intel(赞助商)、IBM(亦师亦对手)等厂商/合作伙伴代表,还有中国电信研究院、百度等客户代表,华为自家人占不到三分之一。演讲内容涵盖新型存储介质、全闪存阵列、大规模分布式存储设计、软件定义存储和大数据,都是存储行业的热门话题,且又讲得较深入,颇多点都可以在我们2014版的数据中心技术研究报告中讨论,本文就不在比较技术性的内容上展开了。

总体上感觉,Storage Summit为华为内部员工提供了一个对外交流的窗口。虽然听众大多数是中国人,演讲者中(能说汉语的)华人也不算少,但是演讲主要以英文进行,能觉察出部分演讲者是在这种氛围下被带动着以英文发言。会场提供了同传,不过,英文演讲之后的交流环节,提问者也都操英文互动。乍看起来,未免有点儿“装”——可是,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为了真正走向国际化,华为员工确实需要抓住一切锻炼机会。

我与华为的接触不多,据说公司内部的邮件交流也以英文为主。无论如何,这一幕倒是很好的反映了华为存储的现状:在国内厂商中已处于优势地位,放眼全球还在努力学习。

7月11日,华为成都研究所的官方微信公众号“华为成研风云”发表了任正非在IT存储产品线业务汇报会上的讲话“洞庭湖装不下太平洋的水”,其中提出了两点担忧:第一是在全球的布局不够,第二是对新技术的收购不够。并提出,“华为要容得下世界级人才,IT存储要建立一支全面超越EMC的专家队伍……我们在科学家人才领域,不搞田忌赛马。存储的理论构建能力、科学家数量、核心能力,要与EMC对比,要拿最好的产品与最好的企业比,要比业界竞争对手在数量上多、水平上高、能力上强。”

本次Storage Summit上发表演讲的华为人,有来自欧研、美研的华人,华为IT存储产品线CTO Cameron Bahar则是开场致辞后的第一位演讲嘉宾,全球布局和世界范围内的人才都有体现。至于收购,个人以为,很多有收购价值的初创软件公司都在美国,虽然不一定涉及国家机密,但华为收购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,初期以合作切入或许更为现实。

不过,要真是想赶超EMC,光盯着EMC公布出来的东西可不行,必须要往前看一点儿。这倒不是“取法乎上得乎中”,以导弹打飞机为例,虽然导弹速度更快,但一直跟在屁股后面追的话,有可能在能量耗尽之前都没追上。比较好的方法是取一个提前量,估算出飞机未来的航迹,瞄着其即将飞到之处打去。

以全闪存阵列为例,虽然华为已经有了OceanStor 18800F、Dorado2100 G2/5100,但还没有可以对应EMC XtremIO的产品。要不要在这个方向上发展当然值得探讨,需要留意的是EMC已经又进一步,收购了神秘的DSSD——相应的产品要2015年才能推出,可等到那时再去关注,显然就晚了。

Storage Summit 2014第二天上午演讲的华为Delta AFA样机项目总架构师,分享了他的一些设计理念。华为中央硬件部在做1.5U的AFA(全闪存阵列)原型,这是为了在一个DIMM类的闪存条上放64个芯片,达到16TB的容量,而整个系统初期目标容量为512TB,这在业内已经处于领先水平。如果明年初做出来,再由产品部门评估是否采用。除了硬件方面的大胆尝试,他还提出了在应用端处理ECC的构想。先不论能否实现,或者何时可以实现,这种大胆设想、敢于直言的风格是创新所需要的,美国常有小的初创公司推出超越EMC的产品,循规蹈矩是不行的。

除了创新的精神,还有合作的心态。个人认为,于华为存储而言,合作至少包括三个层次:

一是内部的合作。十年前,既有存储业务,也有服务器业务的HP在存储市场与EMC并驾齐驱,现在已完全不是后者的对手,服务器和存储部门不能形成合力是其中关键。表面看来,今日之华为服务器、存储、网络业务都不缺,又比HP多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,似乎是避免割裂的最佳样本,但正如纸面上的实力不等于真正的战斗力一样,跨产品线的全面合作,不能指望仅凭任总的几个讲话,阻碍就烟消云散。特别是在软件定义存储这个方向上,x86服务器装上相应的软件就可以起到存储系统的作用,服务器与存储之间已经不是在探讨怎样合作,而是要考虑如何避免冲突了。

二是对外的技术合作。华为能够做出很好的硬件,但在软件上,与国外的一些初创公司还有差距。这是几乎所有硬件厂商面对的问题,强如EMC,也要靠收购XtremIO和ScaleIO来补齐短板。正如前面所说,作为一家中国公司,要收购美国的公司怕是还没有EMC那么便利。加强对以色列存储初创公司的考察是一个可能的出路,另外就是先与美国的“非主流”存储公司合作。上周在AWS re:Invent 2014大会的展台上,我遇到了一家企业级存储即服务供应商,他们表示,其软件定义存储产品与华为的服务器部门有合作,并正在与华为的存储部门探讨合作的可能。

三是国内的生态链合作。传统存储在国内仍有很大的需求,面对这个还在成长的市场,华为存储不缺机会,但是很多目标需要有力的合作伙伴才能达成。过去,华为的“狼性”名声在外,很多小公司都不敢与之合作。好在,这次会议的开放态度让我们看到了转机。

华为中央软件院总裁王成录在两天会议结束时的致辞中,总结了华为存储要做的几件事:

  • 华为要把所有存储技术做融合,无障碍流动;
  • 存储和业务逻辑要分开,基于统一存储平台的创新;
  • 更好的理解上层应用,上层应用理清楚,存储才清楚;

他特别表示:“今年是我在华为的第18年,华为不自觉间走到了业界领先的位置。未来面对应用、业务、客户都越来越复杂的情况下,自己做不到所有的事,我们要与业内领先实验室、同行友商一起,共同理解客户诉求,找到未来发展的方向。”

我不由得想起了Gartner副总裁John Monroe在第二个演讲中引用毕加索的话:成功是危险的。一旦开始Copy自己,比Copy别人还危险。

Storage Summit 2014是一个技术论坛,贵在技术之外,也给了参会者很多启示。

[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]
  • 评论
  • 分享微博
  • 分享邮件
邮件订阅

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,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。

重磅专题
往期文章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